郭秋北说:“两边的后人没有了来往,